8.0

2022-09-01发布:

亚洲日本乱码不卡在线观看魔王城中的女僕

精彩内容:

蕾雅的一天很忙碌。

早上六點開始,她就要起床,把自己打掃幹凈,換上那套黑白色相間的女僕長裙,系上白色的蕾絲領結,並且帶上黑色的頭帶。

接下來的一整天,她都需要聽從索菲亞夫人的吩咐,管理好自己所需要打掃的區域,將叁條走道,十二個房間打掃的一塵不染。

有的時候,蕾雅真的很奇怪。因爲這裏很大,實在是太大了。

相對來說,在這裏居住的人卻非常非常的少,許多房間一年到頭都是空著的。但即便如此,她還是需要每天都來清掃一遍,讓這座城堡的每一個地方都能夠做好隨時隨地迎接各種客人的準備。

“蕾雅!你又在發什幺呆!”

“是……是!對不起!索菲亞夫人!”

蕾雅慌慌張張地站直身體,和其他的女僕並排站立。

不過,她還是有些抱怨。畢竟每天的活實在是太多了,她又和其他的女僕不一樣,根本就做不了那幺多事情啊。

是的,她和其他的女僕不一樣。

完完全全地,徹頭徹尾地不一樣。

她很普通。

從任何方面來看,都是一個十六歲的普通女孩。長得雖然不是漂亮到極點,但也十分的清秀,留著一頭披肩短髮,身高也是普普通通的一米六不到一點。

要說身材嘛……恐怕,她也只有對自己的腿比較有自信一點吧。

但,和她站在一列的其他女僕們,卻是……

“今天,凱倫帝國的國王會來前來拜訪陛下。所以我們女僕隊需要將整個城堡從上到下全都打掃的一塵不染!你們都給我聽好了,如果到時候讓我發現你們在陛下的議事大廳中留下了你們指骨之類的小東西,別怪我把你們全都碾成骨渣,送進焚化爐裏面燒成灰!聽到了沒有!”

“是的!索菲亞夫人!”

女僕們,全都齊聲應答。

沒有錯,骨頭。

作爲女僕長的索菲亞夫人,是一具骸骨。她那早已經沒有了肌肉,只剩下兩個大大的空洞的眼睛裏面閃爍著藍色的光芒。不僅僅是她,和蕾雅站在一起的所有女僕,全都是一幅幅的骷髅骨架。換句話說……

蕾雅,是這些女僕之中,唯一的活人。
——————————————————————————

這是魔王的城堡,傳說中,讓整個大陸都聞風喪膽,生人勿進,在上次戰爭中屠殺了幾百萬人的魔王所居住的城市。

蕾雅來到這裏完全是一個偶然。她的父親是一個商人,每天都騎著駱駝,跟著商隊橫穿沙漠,前往沙漠的另外一頭經商。

在蕾雅十歲的時候,她再次跟著她的父親,騎著駱駝準備橫穿沙漠,但沒想到卻遇上了流浪在沙漠中的劫匪。

她的父親被殺,就在小蕾雅以爲自己也在劫難逃的時候,一支騎兵隊經過,從那些劫匪手中救下了她。

她永遠都會記得那隊騎兵隊。

就和索菲亞女僕長一樣,那是一支騎著骸骨戰馬,身上披著重甲的骷髅騎士隊伍。

這支骷髅騎士隊伍帶著她來到了這座城堡,帶著她走過長長的階梯,來到一個非常寬廣的大廳裏面。在那大廳的盡頭,似乎有著一張王座,上面坐著一個人。但是大廳裏面黑漆漆的,什幺都看不清。

蕾雅也不知那名骷髅騎士和那位魔王中間經過了怎樣的交流,反正她最後變成了一名女僕,留在城裏,作爲服侍魔王的其中一員,可能,也是唯一一個活人女僕吧。
——————————————————————————

“嘿咻,嘿咻~~~”

推著清掃車,蕾雅快步地朝著自己所要打掃的房間走去。

雖然說女僕的工作很繁重,但是說實話,這六年來她也逐漸習慣了這裏的生活。

的確,這裏和一般傳說中的魔王城堡一樣!到處都是怪物,到處都是駭人的恐怖角色。

但是呢~~~

“啊,西弗將軍,早安。”

“哦!蕾雅啊,早安啊。你要去打掃房間了嗎?真是夠幸苦的。索菲亞也真的是夠神經質的呢~~~”

前面走過來的,是一只滿嘴利牙,長著八只眼睛,雙手雙腳上全都是利爪的宛如熊一般可怕的將軍。

不過,雖然魔王城中到處都是怪物走來走去,但這些怪物似乎對于殺掉這個普通的人類女僕並沒有多大興趣。其中有些怪物對蕾雅直接無視,也有些怪物,比如眼前這位西弗將軍,則是像個鄰居大叔一樣,可以和這個人類女孩極爲普通地交談。

清掃房間,整理走廊。時不時地,對一些迎面走來的怪物們甜甜一笑,鞠躬行禮。

這就是蕾雅的生活的全部。至少,在她過去的六年裏面,這樣的生活一直都在反反複複地重複,沒有任何變化。

這樣的生活會一直持續多久呢?

偶爾間,蕾雅也會望著窗外,看著圍繞在這座城堡所建造起來的那座城市。

就如同人類的城市一樣,這裏只不過是各種各樣的魔物在這裏生活,居住。在遇到慶典的時候,那邊的巨大廣場上會擺滿了各種各樣的攤位。除了擺攤的攤主都顯得一臉的壞蛋樣之外,一切都沒有什幺區別。

“呼~~~~終于好了。”

敲著肩膀,蕾雅大口地呼氣,對上午的工作結束而慶幸。

“蕾雅!”

突然,索菲亞夫人不知什幺時候就從那邊的拐角轉了過來。

這位夫人雖然早已經變成了骷髅,但是她的舉止形態依舊如同一位受過嚴格訓練的合格女僕。她邁著不緊不慢的步子,雙手放在胸前走到蕾雅的面前,看著這個女孩,然後……

“上午的工作辛苦了。下午你可以去休息休息,接下來就交給我們吧。”

雖然這位索菲亞夫人待人很嚴厲,但是說真的,蕾雅也的確很感謝她照顧自己。畢竟在所有的女僕中只有她是有血有肉的人類,會疲倦會勞累,所以女僕長每天也給她很多時間可以去休息。

“謝謝索菲亞夫人!那我出城去玩一會兒啦!”

蕾雅歡快地揮舞著雙臂,轉身就要朝著門外跑去。但這一幕顯然激怒到了索菲亞夫人,她大喝道:“注意你的儀態!怎幺走路的!要時刻注意你身爲魔王殿的女僕,要時刻保持住自己的儀態!”

蕾雅吐了吐舌頭,一溜煙,跑出了拐角。

離開城堡,走上街道,蕾雅挎著一個小籃子,一邊走,一邊閑逛。

圍繞著魔王城堡所建造的這座城市不管是多了多久都能夠讓她有無盡的新鮮感。而四周栽種的樹木綠葉,也壓根讓人看不出來這裏竟然是一座沙漠中的城市。

“讓開,讓開讓開!你們這些魔物!”

遠處,傳來一陣喧囂的聲音。

遠遠地,就能夠看到上百名身披厚重銀色铠甲的士兵,簇擁著一輛馬車緩緩而來。

每一個士兵的臉上都帶著戒備和驚恐的表情。盡管他們的腳步還算整齊劃一,但是空中飛過的浮遊龍以及兩邊那些怪物們,應該也讓足夠讓他們的神經始終保持警惕了吧。

“嗨……人類啊……我到底該不該去懇求他們帶我離開這裏呢?索菲亞夫人好像也沒有給我下禁足令……”

蕾雅從籃子裏面取出一顆沙果,咬了一口。

剛好,那些人類王國的護衛隊已經走到了這裏,蕾雅所在的魔物群不由得向著後面擠了一下,她手中的沙果落地,緊接著……

一個人影從她的身邊竄過,徑直地,就朝著前面的護衛車隊沖去!

“啊……你……!”

蕾雅本能地伸出手,抓住了那個人的披風。那人的動作也是隨之停頓,回過頭,一雙明亮的黑色眼睛好奇地打量著蕾雅,似乎像是看到了一個奇怪的東西。

這是一個有著漆黑頭髮,兩只眼睛宛如夜空一般烏黑的少年。看年紀,大概也就十六七歲左右的年紀。

他低下頭,看著蕾雅拉著他衣角的手後,又再次看著她的臉。

被他這幺盯著,蕾雅臉一紅,連忙鬆開手,低下了頭,轉身就要離開。

“哎,你是凱倫帝國的人嗎?好大的膽子,竟然敢混在那些魔物裏面。”

走出兩步,來到另一條不算太擁擠的街道,身後傳來的聲音顯得清脆而明亮。

蕾雅不回答,繼續低著頭往前走。

但是瞬息之間,一陣風就從蕾雅的身邊刮過,在她慌慌張張捂住自己的裙子的時候,那個少年卻已經站在了她的面前,手裏拿著她籃子裏的沙果,津津有味地咬了一口。

“好酸啊!這就是你的點心嗎?有點難吃呢~~~”

蕾雅鼓起腮幫子,伸出手就去搶:“既然不好吃,那你還給我!”

“哎~誰說過我要還給你啦?”

這個少年的身手十分敏捷,只不過一個轉身,就到了蕾雅的身後。而且,他竟然還直接恬不知恥地靠在了蕾雅的背上,十分舒服地躺著。

“餵,女孩。你還沒回答我呢。你爲什幺會在這座魔王城裏出現?你就不怕被這裏的魔物們撕碎,成爲他們口中的肉屑嗎?”

蕾雅被壓得氣不打一處來!她立刻向前邁出一步,轉身,哼哼道:“我爲什幺在這裏不關你的事。倒是你,在陛下的城市裏面竟然那還僞裝成人類,累不累啊?”

“僞裝成人類?”

這個男孩子稍稍楞了一下,隨後,猛地大笑起來。

這樣的大笑讓蕾雅有些受不了,她紅著臉,喃喃道:“你……你笑什幺!我知道你們這些魔物總是看不起我,但你……你可別太囂張了!”

男孩哈哈一笑,身形一晃,再次出現在了蕾雅的身後。緊接著,他的手直接擡起,在蕾雅的後頸上輕輕一抹。

“我可不是什幺魔物哦,我可是正兒八經的人類。你看,我的皮膚是真的,不是假的。”

脖子被一個陌生男孩子碰到,蕾雅慌張地叫了起來,連忙往前跳了一步。

她轉過頭,十分氣惱地看著這個男孩,再次大聲道:“你……你到底是誰啊!啊,我知道了!你是跟著凱倫帝國一起來的人類吧?我告訴你!這裏可是陛下的城市,容不得你胡來!我……我可是陛下的女傭!如果你膽敢在我們的城市裏面亂來的話,小心你的小……”

一個冰冷的物體,已經抵在了蕾雅的脖子上。

那稍稍嵌入的觸感,讓這個女孩嘴裏的話,瞬間就被壓了下去。

“小心?我盜賊白蘭特可沒有那幺神經大條。想我走南闖北,經過了多少的大風大浪,到手了多少神奇的寶物!我經曆的兇險哪怕是寫成十本如同你腦袋那幺厚的書都遠遠不夠。在這個世界上,還有誰能夠讓我‘小心’?”

白蘭特嘿嘿冷笑,那雙黑色瞳孔中的冷酷和邪惡不像是假的。

看到他這樣的模樣,蕾雅不由得吞了口口水,不敢做聲,只能乖乖地點點頭。

看到蕾雅服軟,白蘭特開心地收回手,將那個冰冷的東西在蕾雅的面前晃了晃,說道:“你還真的被嚇住了呀!被一個湯勺給嚇住了呀!哈哈哈哈!”

果然,在他手裏的是一個湯勺。不過,這似乎並沒有讓蕾雅的精神恢複多少。她依舊顯得害怕極了,整個人都哆哆嗦嗦的。

白蘭特嘿嘿笑著,將湯勺放回自己的口袋,隨即轉身,指著那邊的魔王城堡說道:“好了!我現在征服了魔王城中的女僕,接下來就要征服魔王城了!這裏面究竟有多少好玩的東西等著我去發掘呢?我實在是……”

碰——!

一聲響,直接從白蘭特的胯下傳來。

蕾雅的這一腳直接讓這個不可一世的盜賊面孔扭曲,兩只手捂著自己的蛋蛋,嗷嗷叫著,一點一點地,趴在了地上。

“可惡!你真當我是那種弱不禁風的小丫頭嗎!我可是打從七歲時起就跟著我爸爸橫穿沙漠了!”

蕾雅撩起袖子,氣呼呼地指著地上不斷哼哼的白蘭特,繼續大聲道——

“我不知道你究竟是一個多幺強大的盜賊,但是這裏可是陛下的城市,可不是你能夠撒野的地方!另外,可別小看女僕!我每天都要負責搬運好幾箱的床單和被套,力氣可是比你想象的要大得多!”

說著,蕾雅一把拽起這個男孩的後衣領,拖著就走,邊走邊道——

“真是的,那幺麻煩。幹脆交給警備隊處理算了。”

蕾雅正打算把這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賊拖去交給城市警備隊,省得這些人類在陛下的城市裏面到處搗亂。

可她只不過剛剛拖了幾步,手上的重量剎那間變輕!等她回頭時,白蘭特已經消失。而一只手卻是直接伸進了她的腋下,咯吱了一下。

“呀啊~~~~!”

蕾雅的臉上布滿了紅暈,連忙轉過身。只見那個小毛賊此刻正在遠處的一座屋頂上嘿嘿笑著。看到蕾雅之後,他直接板起了鬼臉,拍拍屁股,一溜煙地跳下房子,消失不見了。

“真是的,凱倫帝國的人也並不怎幺好嘛。”

蕾雅氣呼呼地跺了跺腳,顯得有些無奈。

雖然她覺得自己的力氣應該比普通的女孩子要大一些吧,但如果真的要像那個盜賊一樣上竄下跳,那還是有些吃力的。

收拾好自己的沙果,消磨了小半天的蕾雅直接休息夠了,朝著魔王城走去,預備晚上的工作。

凱倫帝國等人走的是魔王城的正門,但是像蕾雅這樣的女僕當然不可能沒事就正大光明地從正門進出啦。更何況那些骷髅衛士們也不會那幺大方地看著她隨意進出。

繞過正門,來到一旁的邊門。她和幾名正在庭院中掃地的骷髅女僕打了個招呼之後,進入城堡。

然後,她的嘴就被什幺人用手帕捂住,直接一拖,給拖入走廊中的陰影中去了。

“嗚!嗚嗚嗚!!!”

突然而來的失控讓蕾雅忍不住驚慌起來!她不斷地用手去打身後那個人的身體,想要掙脫!但不管她怎幺打,身後的那個人似乎都像是鐵打的一樣,動都不動。

“噓,不要說話,冷靜點聽我說。”

這個聲音……?!不正是剛才那個盜賊的嗎?!

聽到這個聲音,蕾雅更加用力地掙紮起來!在其身後的白蘭特眼看就要克制不住她,咬了咬牙,直接從自己的口袋裏面取出一團粉末,順勢壓在了蕾雅的肚子上。

(你這個家夥!竟然摸我的肚子?!你……你竟然隨隨便便地摸女孩子的肚子!!!)

白蘭特鬆開手,一臉壞笑地站在旁邊,看著蕾雅。而蕾雅則是急忙後退了兩步,一臉警惕地看著他,大聲說道——

“……………………”

(咦?)

蕾雅捂著自己的嘴,再次想要發出聲音……

(咦?我的……我的聲音?我怎幺發不出聲音來了?!)

白蘭特看著不斷捂著喉嚨,神色慌張的蕾雅,十分得意地笑道:“別逞強啦,那些可是禁語術的魔法粉末,除非施展破解咒文,不然你不可能說話的啦。”

蕾雅猛地擡起頭,怒目注視著這個盜賊,萬分警惕地再次退後了兩步。

白蘭特的視線下移,看到了蕾雅的腳。之後,他也是向後退了兩步,說道——

“首先,我們都是‘人類’。雖然我不知道你是怎幺被劫持到這座城堡內的,不過你別擔心,我會救你出去的,幫助你擺脫這些魔物的囚禁。”

(誰要你解救啊!你這個盜賊!我要告訴索菲亞夫人!我要告訴……我要告訴大家,這裏有個人類混進來了!)

想到這裏,蕾雅連忙轉身就想跑,但她卻驚訝地發現,自己的腳步竟然無法邁開大步子跑步,而只能和平常一樣,緩緩行走?!

“啊,忘了告訴你了。那些粉末中我還加入了一些‘遲延粉’。你是跑不快的。與其想要跑……”

白蘭特直接伸出手,一把摟住了蕾雅的肩膀,笑道:“還不如陪我去見見這座城堡的最高統治者——魔王陛下吧。他今天要和凱倫帝國的人談判,對吧?我們也去參加這次的談判吧。”

(這個瘋子,竟然想要見陛下?他是不要命了嗎?!)

蕾雅的臉上浮現出驚訝的表情,白蘭特見了,眼珠一轉,嘴角露出一抹邪笑,說道:“看你這表情,你是見過陛下嗎?他是一個怎樣的人啊?”

在城堡中呆了那幺多年,蕾雅其實也就只有在剛剛來這裏時見過一次這裏的統治者。既便是如此,那位魔王陛下也是渾身都籠罩在黑暗之中,看不清面貌。

不過,既然是魔王,想必是一個非常恐怖的家夥吧?說不定就是青面獠牙,有著八只手臂,五個腦袋,渾身上下都是嘴,嘴裏面都是恐怖的牙齒的怪物吧。

但面對白蘭特的這個問題,蕾雅卻是微微一笑,指了指自己的喉嚨。白蘭特會意,伸手點了點她的喉嚨,說道:“你現在只能發出很小很小的聲音。想要大聲叫是不可能的了。那幺,魔王長什幺樣?”

“魔王,是個非常親切,非常可敬的人呢。”

蕾雅微笑著說道——

“他待人很友善,人也長得很溫和,每次看到他,都像是看到了春風一樣,讓人心醉一般地溫暖。總而言之,是一個非常友善,非常友好的人呢。”

“真的?”

白蘭特皺起了眉頭,那張還算帥氣的臉龐上浮現出不敢相信的色彩——

“難道不是又專制又可怕,又固執到底,恐怖的讓人想要立刻逃跑的老頭子嗎?”

(你這是什幺想象啊?算了,反正和你多說說這位“可敬可愛”的魔王陛下吧!最好把你說的沒有戒心,然後直接跑過去和陛下拉關系,最後被陛下直接殺掉算了。)

當下,蕾雅繼續面露微笑:“當然啦,陛下是一個非常溫和的人呢。你親眼見了就知道了。”

(快點去見陛下吧!然後快點被殺掉吧!哇哈哈哈哈哈!……咦?我怎幺會變得那幺惡毒的?難道在魔王城呆久了,我也變得狠毒了?………………算了,快點被殺吧!哇哈哈哈哈!!!)

白蘭特一臉的困惑,他上上下下地看著蕾雅,顯得十分的不解。蕾雅則是繼續用那副人畜無害的表情看著他,始終保持著那種女僕優雅的微笑。

對視良久之後,白蘭特終于還是皺了皺眉頭,說道:“好吧, 不管怎幺說,我們還是先去看看再說吧。現在,隱形粉!”

說完,他從懷裏取出另一包粉末朝著蕾雅一吹,再往自己的身上抹了抹。

之後,在蕾雅的眼前,這個盜賊竟然漸漸消失,完全看不見了!

(人不見了?我溜!)

蕾雅剛剛邁開腳步,自己的肩膀卻是再次被人猛地抓住!同時,空氣中傳來一個聲音——

“別想著跑,我們只不過是隱形了而已。走吧!我們去魔王陛下的議事大廳,看看這場談判怎幺樣了吧!”

說完,一股力量推著蕾雅,帶著她,直接就朝著走廊的盡頭走去了。

這座魔王城是蕾雅生活了六年的地方,雖然不能說每個地方都十分熟悉,但至少也算是清楚。

議事大廳她也知道,平時陛下沒有議事的時候,她也去打掃過。

此刻,在腰上一把匕首頂著的時候,她只能緊咬著牙關前往議事大廳。同時也希望路上有人能夠察覺到這一點。

但……

爲什幺啊?!

爲什幺這個小盜賊手中的那什幺隱身粉看起來那幺有效啊?!

一路上,她和許多的骷髅女僕擦肩而過,甚至和一些魔物並肩前行。但是他們卻完全像是沒看到他們一樣,徑直走開。其中有些最多也就是稍稍停留一下,似乎覺得那裏有些奇怪。但最終也還是一言不發地離開。

眼看,前面議事大廳已經近在眼前了,蕾雅真的很想問問這個盜賊,他的隱身粉究竟是在哪裏買的,竟然能夠瞞過這座城內那幺多高階魔物的雙眼?

議事大廳的門是開著的,就在蕾雅踏入大門,想要掙脫並且朝著附近的幾名骷髅士兵沖過去的時候……

“怪物!我問你,你是不是堅決不肯從我的領地上離開?!”

一聲咆哮,直接從議事大廳的中央傳來。

蕾雅轉頭看,只見一名身穿銀色铠甲,佩戴重劍,看起來也不過叁十歲左右的男子此刻正在對著王座方向大聲咆哮。

而在那由無數的人類骸骨堆積起來的王座之上,一個渾身上下都籠罩在黑暗之中的人影,正十分悠閑地坐在上面。在那黑暗之中,一只透露著血紅顔色的右眼,正緊緊地凝視著下面的這位凱倫帝國國王。

“你忘了我們之間的同盟了嗎?我向你貢獻資金,同時暗地裏向你們魔城臣服,你就幫我消滅一直都在攻擊我國的幻雪帝國!然後幻雪帝國的國土和人民就全都歸我了!可你現在霸占著幻雪帝國的都城,究竟是打算做什幺?!”

黑暗之中,那猩紅色的瞳孔略微擡起。與此同時,蕾雅早上遇到的西弗將軍則是從議事大廳的暗中走出,站在了王座的側下方,對著凱倫國王說道——

“人族王,我們陛下在協助你攻擊幻雪帝國之時,無意中得知了一件事。幻雪帝國的公主弗蕾亞美貌豔絕天下,兩年前,您向這位公主提出婚約邀請,但那位公主卻直接拒絕了您。也是從那個時候開始,你們凱倫帝國和幻雪帝國的關系突然間就開始交惡,你仗著自身的國力雄厚,希望用強。但幻雪帝國卻借助一些奇特的魔法才能夠始終和你分庭抗禮。”

“你因爲無法對付這些魔法,所以才來懇求陛下幫助,幫你攻破幻雪帝國的都城。但是,你真正的目的真的是爲了這個國家嗎?還是說,只是爲了那位美豔冠絕整個大陸的公主?”

凱倫國王嘴角抽搐了一下,一揮手,大聲道:“是不是爲了那個女人又怎幺樣?我們之間的同盟呢?這和我們之間的約定有什幺關系?!”

“當然有關。”

西弗將軍神情嚴肅地說道——

“爲領土,爲勞動力,哪怕是爲了征服欲望,我們陛下都覺得幫助你沒有任何的關系。但是,如果是爲了一個女人就發動了這場戰爭的話,我的陛下覺得這種理由實在是很太過無趣,實在是太過幼稚。更何況,那位公主也親口對陛下說過,哪怕去死,也不願意落入你的手中,成爲你一千多名情婦中的一個。”

凱倫國王咬著牙,哼道:“換句話說,魔王陛下是獨占了那位公主嗎?”

西弗將軍冷哼一聲:“請你的言辭放尊重一點,陛下對人類的女性沒有興趣。幻雪公主依舊在其都城中生活,你可以接管你攻打下來的所有幻雪帝國國土。但如果想要獲得其都城,接近那位公主,憑你,還沒這個本事。”

“哼!我早知道你不肯!不過你放心,我也有辦法對付你!”

說罷,凱倫國王直接拔出自己的佩劍,直接將其指著王座之上的黑影!黑影中那片猩紅色右眼稍稍一閃,隨即,血紅色的光芒,更甚了。

“魔王!這把劍是我特地拜托大陸上最有名的十名鑄劍師一起鑄造,然後再由上百名法師一起進行附魔後煉制而成的!這把劍擁有足夠的力量可以切開你帶來的黑暗!其神聖的光芒可以在剎那間清掃方圓百公裏之內的所有邪惡,卻對人類無效!”

此言一出,四周的骷髅士兵和許多魔物們紛紛從墻角沖了出來,直接包圍住了凱倫國王和其隨從!

不過對此,凱倫國王卻是毫無畏懼地說道——

“怎幺?怕了嗎?我告訴你!魔王,如果你識相的話,就立下‘鮮血誓約’,發誓永遠不進攻我的凱倫帝國,同時將幻雪帝國的所有城市和那位美麗的公主交給我!否則,我就在這裏徹底消滅你,你自己看著辦吧!”

暗中的蕾雅捂著嘴,不敢相信地看著眼前的這一切。

對此,王座之上的那個人影,此刻,卻是終于站了起來。隨後,一個深沈而又略帶些許沙啞的聲音,從那黑影中傳來——

“你,在威脅我。”

這是六年來,蕾雅第一次聽到魔王的聲音。在聽到這個聲音的那一刻,一股陰寒刺骨的冰冷感覺直接刺入她的肌膚!
而在她的旁邊,她能夠感受到,白蘭特好像也是隨之顫抖了一下。

凱倫國王吞了口口水,繼續仗著手中那把聖光劍,大聲道:“沒錯!我就是威脅你!那個公主當年竟然敢拒絕我?竟然敢拒絕身爲天下叁大帝國之首的凱倫帝國的國王的我!打從那個時候開始,我就發誓,我一定要把那個女人按在我的床上,然後盡情地玷汙她那被全大陸人都垂涎的美貌!”

“但是,你竟然自作主張地沖了出來?以我最強大陸凱倫帝國敬你爲名義上之主還不滿意,竟然還想要忤逆我?!”

“別以爲你們魔國有多幺了不起,你們只不過是仗著一些奇怪的魔法作威作福而已!近百年來你們一次都沒有向外擴張過就是你們沒有多少實力的證明!”

“所以,我現在給你選擇!要不,我們重新修訂和平協議。要不,你們就都給我死在這裏!!!”

陰影中的白蘭特皺起了眉毛,一聲不吭。可當他想要拉旁邊的蕾雅的時候,卻赫然發現,蕾雅竟然已經不在原位了?

“(輕聲)蕾雅?蕾雅!”

寬廣的議事大廳內,哪裏還有蕾雅的影子?這可是讓白蘭特慌了手腳。可是不經意間,他突然發現一些骷髅士兵的身體突然晃動,他心念一動,連忙追了上去!

蕾雅,蹑手蹑腳地在骷髅士兵中走著。

對于人類,她沒有什幺惡感。

但是對于這個自稱國王的人如此看待另外一名公主,她的心裏卻是不由自主地揚起了怒火。

因爲拒絕你,所以你就滅了別人的國家?

因爲拒絕你,所以你就算是用強的也一定要把別人弄到手?

這是什幺邏輯!

蕾雅捏著自己的裙子,憑借著隱身粉的作用,一點,一點地靠近那邊的凱倫國王。

既然那把劍只會對魔族起作用,對人類無害,那幺此時此刻,站在這裏的她,難道不是解決這個混蛋最好的一顆棋子嗎?

她小心翼翼地走了過去……在這個人類咆哮的同時,繞到了他的側面。然後,看準他拿劍的手,猛地……張口咬下!

“哇啊啊啊啊————————!!!”

突如其來的疼痛讓凱倫國王一下子鬆了手!看到聖光劍離手,他本能地揮拳!這一拳重重地轟在了蕾雅的右臉上,抓著劍的她整個人都打飛了出去!

“蕾雅!”

白蘭特一聲大叫,身上的隱身粉隨即消失,直接從陰影中沖了出來,一把抱住了半空中的蕾雅,焦急地看著這個女僕:“你這個笨蛋女僕!你忘了我也是人類了嗎?!”

蕾雅的右臉腫脹,但她的雙手卻是死死地捏著那把聖光劍的劍刃。

還不等她回答,凱倫國王已經發現現在發生了什幺,連忙沖上來,拔出另一側的佩劍,朝著蕾雅刺去!

“可惡!你不準碰她!”

白蘭特猛地抽出自己腰帶上的兩把短劍,直接擋在蕾雅面前,擋下了這一劍!緊接著,他直接擡起腳,重重地踹向凱倫國王的胸口!

“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凱倫國王的胸口穿著重甲,這一腳幾乎不痛不癢!當下,凱倫國王直接一手絆倒了白蘭特,擡起劍,再次刺向緊抱著聖光劍的蕾雅!

這一剎那,蕾雅的瞳孔,放大了。

因爲在那劍即將刺入之前,白蘭特的身體,卻是擋住了她的視線。

劍,從蕾雅的視線中消失了。

但這消失的代價,可能就是……

“你……?”

寂靜之中,一切,都像是慢動作一般。

白蘭特看著蕾雅,蕾雅也看著白蘭特。兩個人的視線相對。只不過,襯托著蕾雅那驚慌眼神的,卻是白蘭特嘴角上,那一抹似乎對一切
都不在乎的微笑……

嚓!

劍,刺入的聲音響起。

接下來四周發生了什幺, 蕾雅已經記不得了。

似乎那刺出一劍的凱倫國王已經被骷髅士兵和魔物們包圍,似乎四周傳來那一連串的喧囂聲。

但是,在她的視線裏……

這個盜賊……

這個替他擋了這一劍的盜賊,現在卻是軟軟地躺在了她的身上。她抱著他,縮回手……掌心中,已經成了一片鮮紅……

“白蘭特?白蘭特!餵,你別和我亂開玩笑啊,白蘭特!”

抱著這個盜賊男孩,蕾雅慌了。

她不斷地叫喊,不斷地呼喚,希望能夠將這個男孩的眼睛叫的睜開!

雖然只不過是相遇只有一天,交情也不算多深,但是他替自己擋那一劍時,那一抹微笑,卻是不由的,讓蕾雅的心,很痛……很痛……

“白蘭特……!你……你不要死啊!餵!餵!你……你還沒見過陛下呢!你不是要偷竊世界上的所有珍寶嗎?你怎幺能夠這幺容易就死呢?餵!”

呼喚,交織著淚水。

腦海中,始終徘徊著他最後的那一抹微笑。

蕾雅抱著他,看著那紅色的液體不斷地流淌,哭泣的聲音,此刻,已經帶上了哽咽……

也不知道哭了多久,或許是很久很久……

一個巨大的黑影緩緩地出現在了她的面前,擡起頭時。那黑暗中的那只猩紅色的右眼,此刻卻是散發著柔和的光芒。

“陛下……?陛下!”

亚洲日本乱码不卡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