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

2022-09-02发布:

日日澡日日澡夜夜摸【女仙装束】【完】

精彩内容:

低下頭看到那水中的身影,水裏倒印一位短發女子,身材纖秀,面貌十分清秀,像似鄰家女孩,我舉起手摸著臉,水的的女孩跟做一樣的動作,我已經可以確定那個人就是我。我左手摸著胸部,右手往下摸到下面的肉芽,我忽然砍到一股莫名的快感。

  「你應該沒有其它的衣服吧。」她擦完身體拿起她脫在一旁的衣服,我這時才真正看到她所穿的衣服她全身只穿水藍色的肚兜,底下好像只用一個布擋著重要部位而已,那布好像從下面延伸出來的一樣,腳上穿著小巧的鞋子上面還綁著腳鏈。

  她從手镯拿出一件白色薄絲的衣服來,她看到我覺得這她這身衣服很驚訝,她覺得我到底驚訝什幺「你因該沒穿過女仙的衣服吧,我幫你穿,還不快上來。」,她幫我把身體差幹然後用一種藥膏塗在我下體附近的陰毛,再用布把它擦掉,下面變得光滑無毛。

  白色薄絲的衣服是一件肚兜,她幫我綁好,前面在胸部的部位是用刺繡刺出浮雲才沒露出乳暈來,肚兜的長度才到我肚臍下放2、3公分的地方,浮雲的裏面有兩個乳夾,她幫我夾住我的乳頭然後拿起一根針幫我穿洞,再帶上乳環。

  接著拿出一件跟肚兜同材質的絲布。絲布爲四角形一端有一條一連串圓形白色水晶組成的鏈子,在兩邊角上牽著用銀制的鏈子,其中一端尾端接著七顆珠子,珠子從小到大排列,最小跟兵乓球一樣大,最大的差不多拳頭大小,另一端鑲著寶石及鈴當。她把那條水晶鏈子一個一個塞進我的尿道裏,我的膀胱被塞滿了水晶,她看我很難受「快結束了,只剩套孔塞進去就好。」,布約4分之一的地方有一個長約6公分的長型圓環,她幫我完全塞進尿孔,拿著一個乳膏塗在在我尿孔上方,然後拿著一根細細的小鐵棒,他把一端的珠子選轉出來,然後插進她塗乳膏的地方插進鐵棒,然用旋轉進去,她輕拉著著下面的布對我說,「這樣就不會滑出來了。」,她拉的時候覺得有點疼痛,插進鐵棒的地方竟然沒流出血來。

  接下來打後面的銀鏈拉到後頭鎖住,然後把下面的那七顆珠子塞進我的肛門,我趴在地上翹起屁股,她一個一個塞進我的肛門裏,越到後面越難塞進去,最後一顆她是用劍柄抵住珠子,然後把我抱起往下壓才塞進去。

  穿好後,她扶著我走到洞口,這七顆珠子只要受到輕微的磨擦,就會開始激烈的振動,每走一步後面就刺激一次,很難走路。

  扶我石頭上坐好,穿這樣跟沒穿差不多,背後完全裸空,白盡的屁股只有像銀鏈般的丁字褲遮蓋,感覺易常羞恥,只好羞著臉問「你們女仙都穿這樣的服裝嗎?」。

  「這是要展現女仙們姣好的身材美貌,所以基本上差不多都穿這樣,最多加上一件蟬衣,基本上第一次穿的人幾乎跟你一樣不太敢穿,不過這個穿有個好處。」

  她接著說「這種衣服遇水就可以清洗幹淨,只要離開水面就會幹了,而且後面那些珠子塞進去後,可以讓女仙不用排泄,它會把排泄東西分解成能量再讓使用者吸收。」

  「那個我們相處那幺久,還不知你叫什幺名子,我的名子叫劉峻那你呢?」她笑了笑,感覺好可愛喔「我的名子叫柳惠臻,對了可以幫我看這個玉簡到底寫些什幺。」她遞給我錦盒,我拿起玉簡放在手上,腦子忽然浮現出許多東西,「好像是介紹這錦盒的東西,以及還有武功心法和制造丹藥的方法。」我很無私的把所有東西告訴她,她摸著頭說「小峻,你以後不要把話說得明,俗話說「江湖險惡。」以後只要說「介紹裏面的東西。」就好,懂嗎?。」

  「恩,東西姐姐要收回去嗎?」

  「不用了,那是已經是你的東西,因爲只有你才能使用。」

  我看見她胸口還是很悶,呼吸還是有點急促,「姊姊你是不是有受過傷,這各有起死回生的功效。」其實這個丹藥具有起死回生、增強功力以及駐顔容貌的功效「恩,這個沒問題嗎。」因爲這個丹藥是紅色半透明,所以多少會有些疑問。「沒問題,你可以放心。」

  她吃下丹藥後,忽然胸口的淤氣全部散開,而且精神奕奕,功力大增,「受那幺小傷就吃掉那幺珍貴的丹藥,覺得很浪費。」

  「怎幺會浪費,能讓姐姐你的傷好怎幺會浪費。」其實這玉簡就介紹這丹藥的制作方法,只要有材料要多少就有多少。「這個是什幺好冰喔。」她拿起另外一個瓶子,「裏面寫說好像是萬年冰蠶。」。

  「萬年冰蠶。」她吃驚的大叫起來。

  「怎幺了。」我很好奇的詢問,畢竟我只是個一般人,只是現在很難說。

  「一般冰蠶就十分難抓了,千年冰蠶只出現幾回,所以十分珍貴,更別說是萬年的,那個可以看一下它的樣子嗎。」,我點頭後,她試著打開藥瓶就是打不開,我把那藥瓶拿來一拔就打開了,我正准備倒在手上時,被姐姐阻止,她拿個小碟子倒在碟子上,倒出來卻是兩叁個發出藍光的小丸子,「他們正在睡眠中,只要有個體溫接觸,他們就會醒過來了。」

  我翻翻錦盒,「怎幺了。」惠臻詢問說,我在盒蓋裏面找到玉簡上面說的東西,「沒有,這玉簡上面寫說有個仙器,你看在這裏。」我指的盒蓋裏面排列著五個方位的寶石和正中間了墬子,「它上面寫說把這六顆放進玉爐,這個墬子種在豆中,玉爐是什幺阿,豆又是什幺東西。」

  她又笑了「那我幫你把仙器戴上好嗎。」,我遲疑後就點點頭,她拿其中間的墬子,這墬子尾端是一個倒插的鈎子「所謂的玉爐是指這裏。」她手指伸進陰道裏,在裏面找東西,忽然從底下傳來一陣高潮,「這個就是豆了。」摸著芯蕊笑著回答,她抵折墬子往那芯蕊刺進去,我痛得說不出話來,她趁機把另外五個寶石繞著芯蕊刺進子宮裏。

  我休息後,疼痛還還是非常劇烈,額頭上冒著冷汗,她把我頭放在她大腿上用手巾插著我頭上的汗水,聞到一股很香的香水味「姐姐你身上的味道好香喔。」。她擦了汗說「你想要我可以幫你用成的香香的。」,這股香味帶著我進入夢鄉。

  「等一下,把你變成香氣十足的可人兒。」她開始准備,先拿一連盆的水幫我擦拭身體後,再從手镯拿出一瓶藥水用手巾沾上藥水開始擦拭身體,先從右手開始擦拭,然後左手接下來再往身體擦去。

  她邊擦邊問我「你那六顆寶石仙器到底有什幺用,很少仙器是放在玉爐裏,更別說放在玉爐的豆中。」,擦完了右手開始覺得右手很燙「好燙喔~。」,她擦過右手後,右手僅存的些許細少的汗毛全部消失得無隱無蹤,「忍耐點,這藥水把你的汗腺變成香囊,這樣著身體永遠的散發出香味,那玉簡寫說寶石仙器有什幺用。」,「那上面說佩戴者,把藥物放進玉爐裏可以使要發揮數十百倍的功效。」當我講到玉爐時候我瞬間臉紅了起來,她笑了笑,她把肚兜和乳環解開,開始清理擦拭上半身和臉上。

  「站起來吧。」臉上擦完後接下來當然擦拭下半身,她從大腿開始往下擦拭,擦完的部位一開始一片的火熱後,一段時間過後那火熱感過去後換來陣陣的清爽,這時她要解開我下面的衣服,她叫我轉到身後,在我肛門裏倒進冰冷的液體,一只手在我後面磨蹭,然後拉的鏈子慢慢的往後面拉,拉的時候,身體顫抖,臀部隨的銀鏈的左右來回搖擺,這七顆球拉出後,身體瞬間癱掉,她不管我繼續解開後面銀鏈的接頭,再把尿道前面小鐵棒選轉出來,把整個尿道裏的東西給拿了出來,這時她繼續把其它地方沒擦的地方擦完。

  她笑著說:「來吧,最後的地方。」,我丈二金剛模不著頭緒,不是插完了嗎,她拿起兩個藥瓶一根長針及一個長約10公分的長型小漏鬥,她把漏鬥前端長地方塞進去,撐開我的尿道,我心裏想「不會吧,連這裏面也要用。」,然後打開一個藥瓶往那小漏鬥倒進粉末,再用銀針把粉末往裏面推,順勢插進我膀胱的肉中,再打開另一瓶藥瓶倒出液體,瞬間覺得我膀胱很熱,拔出銀針她又繼續拿出藥瓶,裏面裝的東西都是一樣,一直重複的刺進去,每當刺進去時候我都發出尖叫的慘聲。

  「忍耐點,快好了,只要你裏面充滿肉囊,你以後尿出來都是香的。」她安慰我的痛苦,可是手上的動作還是沒停過,「你看這不就好了嗎。」她最後再倒入透明的液體,等那液體消去後就把漏鬥拔出來,膀胱裏好像發身火災一樣整個火燙燙的。

  「姊姊,我身上會有什幺香味?。」我有點擔心的問,「這我不確定,雖然用的藥是一樣但香味會全部不一樣,那是看個人體質而已。」,她在我身上聞了聞「你身上的香味清晰典雅,濃香而不撲鼻,久聞神精氣爽,這香味應該是仙靈花的味道。」

  「仙靈花那是什幺。」

  「仙靈花是仙界靈花,是個非常珍貴藥材,就跟你們塵界的千年人參一樣珍貴。」「不過你體質真好,是仙靈花的味道,不像我是一般幽蘭花的香味。」

  「那幺接下來我們做女孩子應該要用的事。」,我心裏開始害怕了,她把我的腳放進水盆中清洗,然後拿著銀針往我的耳朵上紮去,紮出耳洞,然後拿一個藥膏塗一塗血就止住了,她拿個耳墬給我戴上,然後開始洗放在水盆的腳。

  她叫我把放冰蠶的瓶子打開,她到底想幹什幺,我眼睛喵到她腳上小巧的弓鞋,我慌了,「你想幹什幺。」

  「當然是纏腳ㄚ,那還用說。」

  「我不要,我不要纏。」被我猜對了,之前看過大陸尋起介紹過小腳,小腳一雙眼淚一缸,我當然是反對阿。

  「做女孩子哪沒有不纏腳的道理。」我瞬間被她點了穴道動彈不得,「你腳秧真好,順便告訴冰蠶怎幺用。」。

  她捧其我的右腳,接著拿起一個必首把我的右腳指全部給砍掉,塗上藥膏,傷口瞬間愈合,然後用力的把腳心骨頭掰了過去,腳尖對摺成叁角形,然後用筷子夾起倒在碟子上的冰蠶放進腳心,當冰蠶放在腳上時後,冰蠶直接鑽進腳心裏面,然後再用布條把它纏起來,再來把腳弓的骨頭給用碎,又再放進一只冰蠶,再把另一只放進腳跟,再把布繞過腳面裹到腳跟,然後把腳心往腳跟掰,然後纏起來,腳跟底與腳心相連纏在一起,腳後跟與腳尖相連,她把布纏好後,再布尾端用針線把它縫起來,纏好右腳後,接下來換和左腳,用相同方式纏好,腳纏彎時沒有凸起頭,腳面上非常平整,腳大小大約四寸左右。

  我兩只腳雖然疼痛,可是有一種冰敷的感覺,她拿著水往我的腳倒進去順便對我說「這個布度是一般的布,它叫做碇棉是仙獸的一種,它喜歡吃人腳上的皮削、死皮,在仙界滿常有人飼養的賣,它只要遇到水就會開始勒緊纏腳的人,但只會使骨頭縮緊到一定的程度。」被纏好的腳硬是縮小約一兩分「冰蠶是女仙所特別喜歡纏腳時候放進腳裏的東西,它會吃掉我們腳上的腐肉,然後分泌出體液,可以壓抑住疼痛,且軟化骨頭,會讓人的腳越纏越小。」,她說完後我看看著她的腳,特別的小巧,恐怕不到叁寸長,她看到我再看她的腳,她把弓鞋脫下來放在我的手上,解開我的穴道。這鞋子沒有腐臭的味道,倒是傳來一股清晰的幽蘭香,鞋子長差不多我的手掌寬,我這樣比著,她笑著說「妹妹你腳秧很好說不定你的腳還會比我還要小。」。她接著幫我縫好睡鞋給我穿上,再幫我穿上金蓮小襪,然後再束上腳環。她拿起兩個巴掌大的寶石,在上面灌注法力,這寶石發光變成一雙漂亮的蓮鞋,她幫我穿上,要我起來練習走路。

  (睡鞋穿在金蓮裏那是北方地方才有,南方則沒有,根據文獻記載,女人最小的小腳大約1寸長左右。)

  用兩只小腳走路不覺得痛,感覺好像踩著一堆棉被裏,沒有一股踏實感,在蜜穴裏的墬子因爲走路不穩左右搖晃,一陣陣的高潮席卷而來,感覺好像有人在撫摸裏面的芯蕊,臉上泛滿一陣潮紅。

  惠臻說我的走路不對,她我不要走呈外八字,兩腳要平行的方式行進,膝蓋不能打直,小小的微彎,走路時小腿不能動,用大腿走路,步伐要像步伐小步的移動,這樣走路會比較好看。

  纏足後,走路變的比較慢,悠悠哉哉的,臀部有著小幅度的搖擺,畢竟是剛剛纏成小腳,雙腳比較沒力,一下子就累到連走都走不動了。坐回岩石上休息,她把剩下的冰蠶倒了出來,裏面有個比一般大的冰蠶「這個是蠶王。」拿出玉漿放了進去,「冰蠶喜歡吃掉腐肉外,還可以吃掉多余的脂肪,但不會吃掉胸部的乳房,分泌的黏液可以壓抑住疼痛、軟化骨頭外,還可以軟化肌肉,不易使肌肉形成,所以很多人喜歡把冰蠶種在身上。」她開始一只一只的放在我身上,那冰蠶接觸皮膚後就直接鑽進體內,六百多只的冰蠶被她放竟我身體裏,身體覺得很冷在那邊發抖,冰蠶太多只她又拿起一瓶玉漿,放進去然後叫我喝掉,進入我肚子裏,接下來再把那只蠶王的玉漿叫我喝進去,到喉嚨時卡住爬到我氣管聲帶裏,聲音無法出來,口中吐出一陣一陣的白霧,寒意從裏面發出來。

  「你之前的衣服用髒了,我拿一件新的給你穿。」,她從手镯裏又拿出一進衣服來,我心裏想那幺薄根本不會禦寒,「這一件是我最喜歡的衣服,送給你。」她拿起一件非常小的藍白色肚兜,長度約20公分,帶子從正中間一個點圍繞一個圈,給我戴上,我竟然沒有再發抖,雖然還是有點冷,這件肚兜戴上後乳頭位于著肚兜上方的邊緣,「來吧,這件比較特殊,我幫你穿好。」它在我的用小刀劃開乳頭拿個打個十字洞的珠子,比較大孔朝著外面給我放進乳頭裏,另一個孔爲平行兩側,然後在塗上膏藥,傷口痊合珠子就放乳頭裏面,在肚兜上方的邊緣是用白玉鑲上的,玉的上頭有兩個小洞,兩個洞距離的剛好與我的兩個乳頭的距離一樣,她把它刺進去然後在旋轉,拿起兩根尖刺,尖刺尾端有像螺絲一樣旋轉的齒痕,針尾端有個小洞,後面則是一顆水藍色的珠子,這針就全部插進入我的乳房裏,珠子轉到不會跟鑲在上面的玉突出,這珠子一邊底端有一個小點向下,她拿棒型的乳環給我戴上,聽到啪!啪!的兩個聲音,白玉下方是水藍色的薄紗,肚兜下面鑲著菱形的玉佩,玉佩上下兩邊鑲著鏈子的寶石,只要搖晃就會敲擊玉佩,發出清脆的聲音。

  這肚兜只遮掩住乳暈,從正面看可以看到兩虎的雙峰及乳溝,把肚兜後面帶子綁好,在旁邊可以看出來乳房的外圍。

  肚兜後面綁好後,接下來是處理我最難堪的擋布。

  這擋布的布比之前的少,一樣是連串的珠鏈,布沒連著後面的珠子,是分開,一樣是七顆,但是珠子比之前全部大上一些,最後珠子連著長度不長的寶石鏈子,她就這樣塞進我後面肛門,最後兩顆她一樣是用劍柄抵住珠子,然後把我抱起往下壓才塞進去,塞進去十分難受,她怕珠子會滑出來(這根本不可能),在肛門外面兩側嫩肉夾上兩片金片,再用一整排ㄇ型的鈎子結合成一片金片中間有個小洞是要給鏈子放在外面的。

  用完後根本不能坐下來,我只好躺在岩石上,擋布上方也是一條水晶鏈子,布約叁分之一的地方有一個長約6公分的長型圓環,圓環上裸空著的許多的小洞,接下來一顆一顆塞進尿道裏,膀胱長滿了肉囊,一下子就有點塞不下去,只好硬擠進去,到最後一顆就用長型圓環抵著擠了進去,用食指抵著圓環,然後拿個寶石做的棒子上面接著鐵做的工具,然後插進之前插小鐵棒的地方然後旋轉進去,把寶石做的棒子全部轉進肉中,拔出工具後塗上膏藥,洞口愈合成一個小疙瘩。

  這檔布永遠浸濕掉了一半(另一半還沒用濕之前就已經幹了。),從那尿道還延生出十條細細的銀鏈,不仔細看看不出來,後面接著小銀鈴,碰撞也會發出的聲響,這檔不很薄,可以蒙蒙糊糊的看到下面的裂縫,走起路叁不五時給露出來。

  「好難受喔。」我忽然可以發出聲音來,聲音變得甜美清脆,實分動人好聽,說出這句話可以使很多人動容,「我聲音是怎幺回事。」我摸著喉嚨,「冰蠶王跟你的聲帶合在一起變出來的聲音,蠶王配玉漿會流進聲帶中結合。」它在我打開的錦盒裏拿出裝紅色藥丸的藥瓶,「把藥物放進玉爐裏會發揮數十百倍的功效不知道是真是假。」就把紅色藥丸一顆一顆塞進蜜穴裏,塞進大約10顆左右,她怕我會藥物吃多中毒,「有什幺感覺。」。

  「好奇妙好幾股熱流沖上來。」

  聽到我這樣回答,她就繼續把藥丸塞進去,身上的皮膚越來越白皙細致,白裏透紅,臉上帶著些許的紅暈,大大的雙眼泛著淚光。她塞完右手搭再蜜穴的外頭,一小截中指在插在列縫,抵住藥丸掉出來。下面大量的熱流沖了進來,身上感到非常不舒服的感受,身上些許的顫抖,櫻桃小口大口大口喘著氣,下面洪水放濫。

  過沒多久,下面好過點時,她繼續要到出藥丸,我把它搶了過來,她往我小穴又塞進一顆藥丸,「阿!。」一興奮,藥瓶掉在地上碎掉,掉出一堆藥丸,裏面有一顆比其它的藥丸大上叁四倍,在地上小距離移動,在原先的位置就會變出一顆紅色的藥丸,她到後只把那顆塞進去我蜜穴裏,我下面一直有好幾股熱流往上竄,「拿出來阿。」我眼角含著淚水要求著,我右手一直往下面挖想把它挖出來,一直找不倒,他拿一個空的藥瓶把散在地上的藥丸裝進去,知道我不想再用了,就說以後要自己把它用完。

  她把我的手拿開,感覺我手上有一股很大的內力存在,拿起手巾幫我把下面插幹淨,「妹妹阿,你沒有修練過就成仙,你沒任何的仙法及武功真令我很當心。」「這是我們門派的劍法、身法送給你。」拿著兩個玉簡給我。

  她給我的玉簡和我那個玉簡有很大不同,她給我玉簡像是DVD的影片一樣,只要冥想,裏面所有的東西就會一招一式的浮現出來,而我那個玉簡是要有一問問題才會複現出答案來,問武功才會出現武功的招式,問這一式才會顯示出來。

  接著說我沒有仙劍,叫我自己打造一把劍,「這錦盒是烏金做成的,很適合打造仙劍。」,我把它拿來,右手拿著盒蓋,手指插進盒子裏,我身縮回手後往盒蓋摸去,盒蓋裏面畫著一股方陣,右手可以伸進方陣裏面,手伸出來後,手上多出一個像籃球大的礦石,這個是神晶石,是何來煉制各式的法寶,她拿給我一篇玉簡煉制仙劍的玉簡,把它練化一把劍,劍身透明,中心發出藍色的光,一般劍可以縮大變小,方便帶在身上,女孩子用的劍梢一定要練成玉墬子的模樣,而且是玉簡上面的玉墬子的模樣,我當然不知道爲什幺要練成這樣,練好後,姐姐就說幫我帶上,用刀割開陰蒂把玉墬放進裏面,然後在外面上方鎖上空心的棒針,變小的仙劍就插進那空心裏面。

  它讓我休息一下,就說要陪我練習,姊姊扶著我在外面練習,我一移動下面叁個洞就會傳來興奮感覺,尿道裏的水晶鏈與肉囊呼鑲磨蹭擠壓,後門珠子隨著我臀部的擺動而震抖,蜜穴裏有股暖流一直往上竄流,陰蒂的玉墬隨的搖動傳來被撫摸的感覺,每走幾步就興奮得腳軟。

  「你這樣不行喔,要忍耐走完才行。」,然後邊走邊跟我說,「你給我那顆藥丸,治療我內傷,也讓我的劍法一瞬間達到最高的境界,爲了謝謝你,才想幫助你這幺多的忙,勝至想把武功教給你。」。

  我們走到一個非常空曠,她從下面拿出了仙劍,叫我跟著她練習,起手跨著腳步,劍就握不住就掉下來,剛是起手式,我的劍不知道掉了幾次,我忍耐著練完,柳姊姊的起手式威力大約把一顆樹給震碎,而我瞬間把一顆岩石給用成粉末,她誇獎我很有天份。

  我才叁天就把這套“飄香靈劍”的劍法給學起來了,這套劍法使出來用後,劍法像鬼靈一樣,飄渺無際,且中招者會聞到香味就倒斃而亡。

  我終于知道爲什姊姊她臉上,會有一股紅暈,因爲要忍耐仙衣傳上來的快感,我的臉頰一樣也泛著紅暈,頭發長的速度很快,已經長到肩膀上了,姐姐幫我簡單舒個頭,插上發簪,順便也給我空間手镯,除了劍法,還教我女紅,雖然這只蓮鞋會隨著我腳大小縮小,可是裏面的睡鞋是不會的,每當小腳變小時,叫要把睡鞋修改。 日日澡日日澡夜夜摸